小花妈妈日记(七十二)

 
     可言开学一周了,一切风平浪静。开开心心上学,晚上回家读读书,练练琴,睡觉前轻描淡写的跟我聊两句学校的情况。我总是逗她:学校是什么样子的啊,说说嘛,说说嘛。她总是淡淡的回答:没有什么特别的啊,就是这样的啊。外人看来没什么不正常,我什么也没说,却在等待她自我释放的那一刻。
 
 
 昨晚上,翻开去年的照片,无意间看到了她在瑞士少女峰上堆的那个小雪人,可怜兮兮的样子。去年的此时,我们的确就在少女峰,沉默了很久,问我小雪人去哪里了,很想念它。我开始没在意,说小雪人肯定不见了,被别的风雪压住了。埋在了厚厚的积雪中。听到这里,她一下子哭起来,很伤心很伤心,说她的雪人没有了,再也见不到了。说妈妈你能不能再带我去一趟瑞士,找找她的雪人。我这才明白,这是她一周上学以来对陌生环境的一次自我情绪的释放。我调整了一下思路,问她,如果你那么的爱她,把它装在自己的书包里,天天和她在一起,她就会融化了。那你还愿意这样做么?她说不愿意。那我再问,如果妈妈因为爱你,把你放在口袋里,天天守着你,好不好。第二个问题直中要害,她使劲哭使劲哭。但最终还是觉得不好。其实小雪人只是她情绪的一个释放点。虽然只有短短的5天,但是她努力的去适应陌生的环境,坚持认真做好自己,但是毕竟感觉到了和幼儿园的不同,和小宝宝的不同,很多事情都需要自己去面对。此时此刻终于憋不住了,尽情的大哭一场。临了,她面对着我默默的抽泣着,我说长大真的不容易,她点点头。最后还自我安慰了一番,小雪人不会不见的,它会变成水,变成云,变成雨,落到我的身上,偶尔来看看我。这个时候,我才放心下来,自己的女儿自己最了解,她需要适应的是自己这关。
 
 
       开学那些事儿
      
       家里有个小一学生这是一家人的大事儿,全家人都有各自的关注点,妈妈关心情绪,爸爸关心学校有没有男老师,奶奶关心伙食怎么样。我和几个姐妹当时基本属于扎堆怀孕的,所以此时的朋友圈里是每个学校的报道场面大集锦。
 
       可言的学校一年级比其他年级早一天报名,提前熟悉一下学校的环境。对于自理能力来说,我是不担心的。她跟我说有一点点害怕,一点点无助。但是同时肯定自己有这样的感觉没什么大不了。另外就是诉说了一下同桌小男森有点烦,上课老是找她说话。这个为娘的就帮不上忙了,自己处理吧。
 
       学校有喷泉式饮水机,课间同学们都要去喝水。可言说她排到了第二个仍然喝不到水,因为大部分同学都跟“强盗”一样不排队。听得我心里酸酸的,有时候就是这样,遵守规则和生存之间只能自己去找平衡,我也不能替代她。没辙,出门前水壶灌满一点呗。
 
       放学
 
       报道日放学的那天,我亲自接了一下。场面可以用混乱来形容。据我观察,孩子们比家长们守纪律多了。同学们排着队从学校里走出来,也不知道爸爸妈妈们是怎么的,总觉得自己孩子那天受了天大的委屈了,老远就冲上前去拉起就走,招呼也不跟老师打一个,队伍就这样被冲散了,孩子们的视线被大人挡住,也看不见老师在哪里,一时间鸡飞狗跳。唉,但愿这只是因为刚开学,大家都不熟悉流程的原因吧。希望以后会好些。
 
 
       家长会
 
       新生第一次家长会,学校还算体恤上班的家长,安排在了晚上。不过从晚上7:20一直开到10:20。可怜我饥肠辘辘啊。前一个小时是校长介绍学校的情况。其中最受大家欢迎的环节是20分钟的视频播放,电教室的一位老师,把孩子们上学3天以来的学习生活情况制作成了视频文件,从进校门,到上课,从午餐到午休,很多珍贵的细节都记录下来。家长们看着视频,相信欢笑后面也有各种各样不同的感受。
 
       接下来就是回班级各自开会,每一个任课老师都讲讲本学期的教学目标,需要家长们配合的事项。我的感受是,国家对学生们减负的这个要求,好像有点矫枉过正,因为不能给孩子们留作业,老师们倍感压力,完成自己教学目标的同时,还要在课堂上挤出时间来,让孩子们做相应的辅助练习,比如练字,算数等等。咱都是过来人,有些作业是要回家做的,同学们的速度水平有慢有快,课堂上很难统一嘛。
 
       当晚的信息量超级大,我只能默默的记下要求,拍下老师的PPT,回家慢慢消化。另,看到了可言吐槽的同桌小男森的爸爸,人挺随和的呀。
 
       当晚最后的议程是成立了家委会,可言的班里全职妈妈们还是挺多的,也都是热心肠。家委会瞬间就成立了,并且开通了Q群。挺有效率的。
 
 
       爸爸的能量很大
 
       开学这段时间,我发现大勇关键时刻还是非常值得信赖的。可能说了这句话,他会很伤心的问:难道结婚10年了你才发现嘛。我真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单纯想表扬一下他。
 
       报道前一天他还在北京出差,本来可以第二天回的,果断花了1000多的改签费,把机票改在可言报道前一晚回家,遇到晚点,半夜3点才到家,第二天一大早陪着闺女儿去报道,他说,还是自己去比较好。
 
       那么喜欢睡懒觉的人,早上起来给可言做早餐,就因为闺女一句:爸爸做的米粉最好吃。我就可以跪安了。
 
 
       学校发了校徽,布质的,需要家长们缝在孩子们的校服上。他居然想带着针线,周末带可言去跳舞等在教室外的时候缝。最后当然是被我强烈抗议。这不是成就光辉的你,毁灭孩儿她娘嘛。让我往哪儿钻啊,于是乎他只好在家里默默地缝上了。
  
       最后说说可言最近思考的最多的问题都是从她学校的课外阅读书上来的。有两篇文章,《为什么我就是我》《爱你本来的样子》,读完这两篇文章,她一直在问为什么我就是我呢,好像也没有要我回答的样子,又似乎是在跟我寻求答案。然后就开始问我:妈妈你爱你本来的样子嘛?说实话,我真的很多时候也会矛盾和迷惑,我爱我本来的样子,因为这样不累,最开心。我也爱我觉得自己应该是的样子,因为这样我爱的人开心,我也开心。人真的是在很多个自己中穿梭。现在我如何告诉我的女儿这其中的道理,让她明白她的每一个选择都是对的呢。
 
 


[本日志由 小花 于 2014-09-10 08:28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34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338
回复回复Sammy[2014-09-16 04:47 PM | del]
追小花妈妈的日记很久了,今天看到“爸爸的能量很大”这一段真忍不住了!
看到可言爸爸为了陪可言报道改签机票半夜赶回来,眼睛都湿润了!
都说父爱如山,可这父爱也细如流水,呵护可言快乐成长!
回复回复毛毛头[2014-09-16 12:22 AM | del]
花妈妈,小花上学了,看你字里行间的意思好像准备出去工作了?
回复回复屁屁猴[2014-09-15 04:50 PM | del]
最后一张好温馨
回复回复chris[2014-09-15 01:30 PM | del]
这两年上学的孩子多,个个小学都学位紧张,不敢相信还会有招不满学生的公立学校!这小可言能上小学真让那些跟她同月出生的小孩妈眼红!
回复回复海之空影[2014-09-12 02:18 PM | del]
花妈妈,书呢,新书呢?啥时候来呀
回复回复海之空影[2014-09-12 08:56 AM | del]
可言做家务看上去有条不紊,赞一个。。我还没成家没有娃,为啥看到家长会这段还心有余悸呢,有学习气氛的紧张还有等待父母反应的焦虑。。
回复回复小花[2014-09-11 10:27 PM | del]
sa,可言找的是招不满学生的学校,他们会放宽条件的
回复回复Miley[2014-09-11 12:48 AM | del]
sa,是不是上的私立的,不是太严格呢?
回复回复sa[2014-09-11 09:51 AM | del]
还想问问可言不是9月出生的吗,不满6岁也可以上小一吗?是不是找了人,小花指教一下,听说现在都好严的啊。。。
回复回复sa[2014-09-11 09:47 AM | del]
才发现原来可言和我生日很相近呢,生日快乐!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