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旅行原来是用来治病的(9月4、5日)


字体大小:

今天要出发了,我和大勇大早起床跟打了鸡血一样迅速的收拾东西,这几天为了照顾病中的可言,行李都没有心思收拾了。最后确认未决事项,检查护照现金飞机票。可言看着爸爸妈妈忙忙叨叨,问:今天去哪里?我说去瑞士啊。可言一蹦三尺高:耶耶耶,真的么?我们真的出发了,你们还带着我么?我说带,丢行李也不能丢下你。这句话给可言记得牢牢的,路上多次被利用堵我们无数次。这个慢慢再说。

可言的话倒是提醒了我,立马在她的小背包的内阁里放上一张纸条,写上我和可言的英文名字,我和大勇的电话号码,我们酒店的英文地址。虽然可言和我们分开的可能性非常小,但是做到万无一失是必须的。

再一次量体温,37度。精神很好。我和大勇总算稍微松了一口气,大家把要带的行李全部堆出来拍一张照,真壮观。我希望瑞士海关的工作人员不会问出:你们确定不是来移民的问题。这里还提一提润宝妈,她是北京的一位妈妈,也是在女儿5岁的时候带她去的瑞士,她的攻略和建议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收拾行李的时候我还问她当时到底带了多少东西,她说一个大箱子,一个小箱子,我还特惊讶的感慨,需要那么多嘛?她特淡定的回了一句,你先收拾着吧。果然,一减再减以后还是需要一大一小两个箱,可言的小箱子就装了一些上飞机需要的日用品和她的一些小书,画笔本子之类。

昨晚似乎还挂了一下小台风,出发前再次翻看蛇口码头的官方微博,确认一切船期照常进行后便出发了。虽然一直悬心着可言的烧,但是再没有了前几次出行的纠结,没有了牵挂,因为最让我牵挂的小东西如今已经如雀跃的小鸟一般飞在我的左右。我和大勇的手也几乎没有空暇握住对方,但是却轮流的被一只小小手占用着,那种打心里的踏实无法形容。

可言对什么都是那样的新鲜,一切我和大勇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都因为她惊奇的表情和稚嫩的问题变得那样有趣,慢慢的我们开始习惯跟随她的思维和角度去看待路上发生的一切。孩子是如此的豁达,令人开怀的事情原来可以这么简单。

机场到了,可言和爸爸取好了行李开始办理Check in 手续。参与感一定要满足,妈妈,我们现在在干吗,爸爸,这个机器秤我们的行李是多少斤?25公斤?哪里显示?哪里哪里?抱我看一看。妈妈,我的护照呢?这个纸片叫什么?那登机牌要给我,我的名字在哪里?噢。噢。。。原来在这里。我和大勇简直是应接不暇,从第一天就明白了,带孩子出门,除了体力消耗外,脑袋的电量一定要如金霸王一般耐用。

大勇给我递过一个眼色,我们不能被这个小妮子牵着鼻子走,要化被动为主动。于是开始给可言想任务。让她成为现实中的朵拉。在解释了登机牌上的登机口号码后教他如何看指示。对于一个5岁的孩子,偌大的机场的确有点迷茫。先识别各种功能标志,再找方向。刚开始她对区间数不是很明白,比如16号登机口应该看1-19号登机口的指示。几次下来明白了,反正我们还有1个多小时,索性把时间交给可言,等等她的脚步。几次的判断,拐弯,上楼梯,终于找到了登机口。在小小的屏幕上找到了香港-新加坡的字样。耶!We did it。学着动画片里的口号,给可言一个奖励。小妮子很有成就感。觉得自己的小宇宙真强大啊。对呀,以前只见过爸爸妈妈在书中,周围的景色不停的变。现在自己不是也身在其中了么。

新加坡航空我还是第一次坐,良好的口碑并不是徒有虚名。还未坐定,漂亮的空姐就过来问可言叫什么名字,几岁了。这几句可言听懂了,只是不好意思用英文回答。空姐很快送来了小玩具:Claire,this is for you。可言觉得自己的待遇相当高。得意了好一会开始倒腾座位周围的按钮。

座位3-4-3配置,前后宽度很舒适,不亚于国泰航空。带孩子的父母最好还是订两边3个位置的,比较清静,孩子的状况也比较容易处理。翻开节目手册,哇,电影更加丰富。而且比较新。孩子们看的电影也不少,有米奇妙妙屋,Happy Feet 还有迪士尼好多动画片。再翻机上购物的杂志,大勇嗤之以鼻,说我怎么到哪里就想买东西。我说:这叫职业习惯,进货需要比价好不好。香港飞新加坡全程四小时,可言前半部分自己琢磨各种按钮的功能和享受丰富的飞机餐,期间成功用英文表达了自己想喝的苹果汁和鸡肉饭,我纳闷儿了,不是喉咙长疱疹么?怎么能吃那么多。后半部分带着眼罩睡了2个小时。我和大勇能全程享受自己的时光,最佳的组合就是搭配红酒的晚餐和一部精彩的电影。我和大勇碰杯庆祝,虽然此行彼此的重心都发生了变化,但是我俩之间默契的协作性又达到了另一个高度。此处我写的太文艺,大勇看完我的文字说:还另一个高度呢,别瞎摆呼了,其实就是顾着管可言,没力气跟我吵架了。想想大勇说的,太真实了。

到达新加坡机场是晚上10点,3个小时等待时间一点也不难熬,新加坡机场很人性化,还有一个漂亮的游乐场,各国孩子都玩得非常尽兴,想想平时,可言哪能11点了还在玩游乐场的。算了,随她吧,在这里玩到没力气了,上飞机才好睡觉。果然不出所料,上飞机没多久可言就睡着了,为了让她能睡好,我把三个座位中间的两个扶手掀起来,自己再和大勇挤了挤,给可言腾出一个可以半躺着睡觉的空间。这一觉不得了,父女俩一睡就是8个小时!想想,一共13个小时,在飞机里能足足睡8个小时!!!这要怎样定力啊。一觉醒来都问我:发早餐了么?啊,拜服!!!

经过两程飞机、3小时的转机等待,总共奔波了20个小时,我们终于来到了苏黎世机场。指示非常清楚,随大流走就是了。入关的时候抱着可言递上了两张护照,可言鼓起勇气打了声招呼:Hallo。海关工作人员对这个头甩两条乱乱麻花辫的小姑娘非常友好,问明我停留的天数并祝我们的假期愉快。可言扳着我的头一直问阿姨跟她说了什么,我告诉她阿姨祝你有个愉快的假期。可言问:阿姨认识我么?我说当然认识,你的护照上有你所有的信息,还有我们去广州领事馆申请的瑞士签证。阿姨看到这个才会让你进入瑞士哟。这时可言终于对出发前带她跑瑞士领事馆申请签证的过程和目的有了恍然大悟的神情。原来用语言解释多少遍都没有自己经历一次来的清楚。从此小姑娘对她的护照相当爱惜。爸爸排在我们后面,他走上前还没开口,工作人员说:噢,明白了,你是孩儿她爸。场面还挺欢乐的。

出关后要乘坐一辆摆渡的火车,几分钟便来到取行李的大厅,摆渡车上人很多,大家都安静的站着,看着大勇满脸沮丧的表情,再看看天花板拉手,明白了,完全够不着,难道欧洲人全都那么高么。乘坐火车的地方Airport Center / Check in 3在机场大厅的对面,需要过一条小小的马路,我觉得设计有点小小不合理,还需要一个路管在马路中间充当红绿灯的作用。但真是没找到连接两栋大楼的天桥。大勇去买打电话上网的手机卡了,我和言逛逛Coop超市。买了一支瑞士的国饮Rivella。就是汽水,没有很特别。

大勇被我经常封为电子产品小狂人,他经常随身带着2个手机,一个用来接打电话,另一个专门作为Wifi的发射器,此时他已经买到了Orange的电话卡,插入电话卡的手机能打当地电话能上网,还可以发射Wifi信号,这样我们两个人的手机加上电脑ipad就能够随时上网,大勇买的20法郎预付费套餐,每天有600MB的流量,查一下瑞士国铁SBB的时刻表,联络一下家人朋友,微信上聊几句天还是很足够的。我问他为什么去了好一会才回来,原来一个美国男孩买了电话卡,不能上网,研究了一下,发现他的手机是AT&T的合约机被运营商锁定了,只能使用AT&T的sim卡,以防止被卖到别处去用。大勇想:你要是在中国深圳,我可以带你去华强北花10法郎解锁,但这里是瑞士,我也无能为力了。

接下来到Airport Center下一层去SBB的服务台激活在淘宝上买的瑞士国铁15天连续使用的通票,官方名称叫Swiss Pass。工作人员会当面填上我和大勇的护照号和开始使用及结束的日期。最后我顺便询问了下一班到卢塞恩Luzern的班次,还有7分钟了,拉上可言赶快跑。可言很淡定,说:妈妈你不要急嘛,等一下我嘛。闺女,娘有经验,瑞士的国铁和德国的国铁一样,分秒不差的,特准时。还好指示清楚,可言对于准点到来的红色的庞然大物很是兴奋,她还不知道呢,这一列火车有家庭车厢哦,有小小游乐场,我忍住没有先告诉她。自己发现的惊喜才是惊喜。

家庭车厢真贴心呀,有一个小小的滑梯和小船,带孩子的父母可以坐在旁边的位置上自己休息,孩子们又可以扎堆玩,也不会打扰别的车厢的乘客,真的太好了。可言又撒欢了,并且学会了看列车指示牌上的FA标识,因为有了这个标识就代表这列火车的最后一节有游乐场。

大勇和我坐在塞满阳光的座位上,看着开着小船的可言,我翻翻卢塞恩的地图,大勇回味一下相机里的照片,很安静也很享受。瑞士对于孩子们和父母的照顾真是细节见品质。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们的酒店订在卢塞恩湖上一个叫Weggis的小镇上。离卢塞恩老城区40分钟的船程,带着可言我不喜欢住在人多的地方,像Weggis这样的小镇是首选。而且用Swiss Pass,游船随便坐,班次也很多。就当搭公车了。其实我们可以把行李寄存在卢塞恩火车站,然后直接在卢塞恩老城区玩玩的,不过可言的病刚刚好,虽然她此时仍然兴高采烈,但是第一天还是悠着点吧。于是直接到火车站对面的码头上了游船。直接去了Weggis。

瑞士的交通时刻表的设计绝对是一门大学问,无论多么复杂的换乘,按照指示一定能够轻松找到,每个人的行程各不相同,但大家都有时刻表就是为我设计的感觉。SBB的Apps相当强大,显示清楚,火车到达和船的开启中间接驳25分钟,我们拖着箱子,带着小言走到码头10分钟,略等一等就排队上船了。这样的便利每天都在发生,这一切对于可言来说是多么的新鲜。她有点迷茫,有点兴奋又因为初来炸到有点小紧张,小手始终牵着我。来不及问问题,很安静但是眼睛一眨不眨观察着。踏上Weggis小镇夹板的那一刻她终于发出一声感慨:地球真的好大好大啊!不知她的感慨从何说起,我想她是真的所有触动了,这也许就是行万里路胜于读万卷书的含义了吧。

Hotel Central的房间是我在booking.com上抢下的最后一个房间。很喜欢。我们的房间在顶楼,所以房间的天花板是个三角的屋檐。酒店给可言加了一个折叠小床,可言开心坏了。奇怪了,在家里经常很不情愿的自己睡小床,出门在外巴不得能够和爸爸妈妈有所区分,要有自己的护照,有自己的位置,门票。所有的待遇都要和成人一模一样。看来旅行的过程本身就是教会人独立的。

午餐在酒店湖边的露台上解决,总算安顿下来了。明媚的太阳和休闲的气氛一洗我们的风尘仆仆。可言一边吃一边喂小麻雀,环顾四周,除了还有像我们一家带孩子的年轻夫妇,其余都是老头儿老太太,看着他们聊天儿晒太阳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慢劲儿,就算你平时是个看谁都会急死自己的脾气,此时也会被感染的,选择这里下榻真是太正确了,要的就是这种气氛。

小言随想:

我妈妈是个特容易紧张的人,我爸爸本来还好,挺淡定。但是在妈妈的长期影响下也变得一惊一乍了。出发前我的确发烧了,但是正如蔡阿姨所说,我就是旅行前有点兴奋,一兴奋就上火,一上火就发烧了呗。妈妈紧张的不行,让我白挨了一针,看到她急成那样,我原谅她了。

我妈妈在旅行中还好没有家里那么啰嗦,因为她要肩负着看地图,找路,带队及和老外沟通的责任,噢,对了,妈妈说我在这里才是老外。爸爸顾着拍照,所以他们两个都顾不上我。不过他俩经常偷看我,完了又悄悄说几句然后悄悄的笑。其实这些我都知道。我妈喜欢给我布置任务,唉,出来玩还换着法儿的让我学习。烦呐。不过那些任务我都能完成,瞧他俩看我的时候眼睛里闪的那个光噢。这些没什么大不了的呀。我都快5岁了呢。

有时候我不想说话,因为我想我的小猫了,我的背包太小了,只能把小熊带上,小猫就带不了了。我还要省点空间放吃的东西。妈妈平时管我的零食就跟她管钱一样,特小气。我知道她在我背包里放了棉花糖,这个东西在家里一个星期都不给我吃一个,但是我等下要想办法吃一个。我就说饿,特别饿!!!

P01. 火车站月台上的站牌写的很清楚。

P02 . 游船的发动机舱是敞开的,大家都看得饶有兴趣

P03. 欧洲的游客们普遍年龄都偏大,是这时候才有时间来游玩吗?

P04. 路过湖边一家气质清新的旅馆餐厅。

P05. 从码头走5分钟就到我们酒店啦。

P06. 从酒店窗口往外看,不远处就是码头。

P07. weggis镇子不大,这是镇上的教堂。

P08. 码头风景

P09. 有熟悉的中文。

P10. 随处可见瑞士国旗。

P11. 爬山火车,路轨中间是齿轮轨道。

P12. 可言给我们合照一张。


P13. 缆车上风景独好。

P14. 爸爸妈妈去哪里

P15. weggis小镇的学校操场

P16. 湖边放学的少年

P17. 鸭妈妈一家

P18. 小镇一角

P19.闻闻花香不?

P20. 湖畔的情侣。

P21. 码头

P22.张牙舞爪的言。

P23. 天鹅倩影

P24. 船尾鲜艳的国旗。

P25.夕阳下的游船。

P26. 酒店窗外的日落。

 

下一章:Day2.瑞吉山顶的雪糕

 

 

 

 

 
小花微博

大勇微博
微信公众平台


大勇和小花的旅行日记
我们的书
音乐